• 首页 > 商学院>正文
  • 天涯的反思:最致命的是对商业不敏感

  • 责任编辑:pearl 来源: 中国商业期刊 2017-10-09 18:20:45
  • 天涯
  •   文/邢 明   天涯社区总裁

      天涯缘起

      我最想当一名记者,却阴差阳错,误入IT深处。

      1999年,在四通利方特别火的时候,我辞去公务员的工作,办了个地方门户网站,叫海南在线。当时天涯社区是海南在线的一个子频道,但用独立域名运作。

      在创业资本和团队上,由于我业余一直在炒股,积累到了人生第一桶金,大概2000万元左右。因此,天涯的资金由我来出,老大也由我来做,一群小伙伴就齐飞海口开始干活。

      这年的3月,经过创始团队在海口艰苦的努力,天涯BBS的页面上线了。开辟的第一个论坛就是股市论坛,因为我很喜欢跟人在网上讨论股票,我们聚拢的是同一群人,大家都是因为喜欢。毕竟此前,我和早期网民们一样,每个月缴着不菲的话费只为了网络上那些虚拟的ID,这当中有朋友也有仇人。

      在用户上,恰好四通利方改版为新浪网,因为定位的调整,一大批习惯了论坛的精英网友,纷纷出走来到天涯社区。这些人大都来自高校、社科院、新华社等机构,属于中国最先接触互联网并有知识的一个群体,他们形成了天涯的基因。

      在运营上,早期天涯奉行无为而治。因为一开始我们所有的重心和精力都放在海南在线上,天涯社区自然生长。直到它在Alexa全球排名不断上升,到排名三五百名的时候,依然只有几个人在维护。

      当时版主都是从网友中义务招募的,站方将治理权力完全下放,版主经过站长审核上岗,对各版高度自治。用户产生内容,那时我们就跟着用户的需求和感觉走,栏目都是网友要求开的,股票论坛、关天茶社、煮酒论史等等。

      直到2002年,天涯起草了第一部《天涯基本法》。这部被网友视为天涯社区的《宪法》规定了两项内容:约束权力,保障权利。前者面向站方和版主,后者面向网友。核心的价值观是:以网友为中心,争取一个让大家和睦共处的最大公约数。

      明确的制度保障下使得早期的天涯社区呈现出了自由、宽松的舆论环境和民主的治理氛围。在意见领袖云集的“关天茶舍”,有一段时间“倒版”(网友对版主不满要求下任)成了非常流行的一件事,隔三差五的倒版,跟日本选首相一样。

      用户价值

      1999年11月,宁财神在天涯杂谈发表《天涯这个烂地方》,正话反说,表达了对天涯的一往深情。这一年,天涯被电脑报评为中国“最有人情味社区”。

      2002年4月,慕容雪村开始在天涯连载网络小说《成都,今夜请将我遗忘》,短短几日,阅读量超过20万。于是,慕容雪村火了,天涯也火了。

      紧接着2004年,我在天涯办了一个“金乌鸦奖”,主要内容就是恶搞演员。几百万网民积极参与其中,有海报,有主题歌,还可以拉票,比奥斯卡还热闹。

      现在IP的概念很热,其实天涯是一个潜在的没有被开掘的IP金矿。很多电影,比如《滚蛋吧,肿瘤君》、《夏洛特烦恼》和《鬼吹灯》等,都和天涯有渊源。

      这些都是天涯的根基。社区最核心的就是根基,天涯当时之所以这么火,是因为我们没有过早地对它进行商业化,保持了最自然的发展状态,筛选出了最优秀的基因。

      很多老互联网人都记得2000年—2001年的那场泡沫,那时网络广告还没有起来,国内互联网企业经历了痛苦的寻找盈利时期,大家用各种方法增加收入,比如疯狂地去做彩铃和彩信的下载。

      天涯为了坚守自己的初心,没有采取任何措施,既没有拉风投也没有拉广告,惟一做的事情就是控制成本。当时,整个天涯社区就两个技术,他们采取两班倒,全天候处理网络故障。

      寒冬过后,网易选择了多元化发展模式,难以支撑的西祠胡同被艺龙(当时还叫e龙)以极低的价格收为囊中之物,窄众社区多数变卖或关闭,天涯已经从一个股民论坛发展成为综合论坛。2003年,会员数量涨至300万,日访问量近2000万,每天有3万人同时在线。

      到2005年7月的一天,我们发现天涯在Alexa上的排名到了全球135名,中文网站第30名,社区类网站第一名。

      在这场暴风雪中,天涯贵在坚持,赢在气质。

      融资之路

      外界都觉得天涯能够保持某种清高的态度,是因为我们没有缺过钱。其实,在2000年到2004年的时候,我们的资金压力已经非常大了,经常会出现几个月不发工资的情况,甚至网友们都在讨论给天涯捐款的事情,放在现在叫“众筹”。

      这时候,有很多人找上门来想投资天涯。第一个来找我的投资人是王功权,我们一起讨论了天涯的商业模式,比如大门不收费,小门收费,你进入天涯是免费的,但里面的一些功能可以收费。

      虽然讨论很热烈,但投资的事没有谈妥。事后,王功权也表示:如果完全不谈商业化,从一个社区角度,我特别喜欢天涯。

      2004年,包括新浪和搜狐都向天涯抛出了“橄榄枝”,但他们都想收购而不是入股,而我并不想卖掉天涯。

      迟迟不融资,导致最困难的时候,天涯的有些事业部压缩到只有一个人。但是我们克制住了烧钱取暖的欲望,控制成本保存战斗力,想尽一切办法扛过冬天。

      2006年,我们终于拿到了联想和清科的天使投资。2007年完成了来自谷歌和联想的融资,其中谷歌持有6%的股份。另外,跟谷歌和联想一起投资的,还有一些个人天使,比如分众传媒的江南春和经纬中国的张颖。

      为什么选择这些投资方?因为他们不那么苛刻,对天涯比较宽厚,没有那么急躁。但是,在天涯拿到天使投资这一年,陈一舟收购了校内网,新浪博客已经上线一年,互联网已经进入了另一个时代。

      谷歌当时投资我们,也是为了和百度竞争。百度当时已经有了贴吧和知道两款产品,于是,谷歌和我们合作做了天涯来吧和天涯问答。它不知道怎么在中国的监管环境下管理原创内容,觉得我们有经验。

      2009年,中国推出了创业板,这时候有相关人员很希望我们在创业板上市。不到一年,谷歌宣布退出中国,我们顺势提出回购天涯的股份,想把公司的海外架构拆除。当时我是这样考虑的:那时候没有微博,整个互联网最大的网络言论平台就是天涯,影响力很大。

      但是与谷歌的漫长谈判阻止了这一美好愿望。你无缘无故让人退出你的股权,人家肯定不干。谈判持续了将近两年,用了三倍溢价做回购。

      等我们把一切都搞定之后,发现上创业板今非昔比,要排队了。而此时的天涯已经达不到创业板上市的要求。券商告诉我,需要有3000万-5000万元的盈利。天涯实在包装不出3000万-5000万元的利润。

      后来,也有人不断问我:如果2008年天涯赴美上市成功了,今天又会是怎样的?

      我的反思

      这些年,我做过不少反思:

      第一个反思是融资上的迟缓。多年以来,天涯保持了低投入、低产出的运营状态,也因此错过了一些与资本嫁接的动力与机遇。当时天涯名气很大,没有在那时候大规模融资,是一个失误。我们利用自有资金干了7年才开始引入外部资本,而很多互联网公司在成立的第一天就有了外来投资。

      如果那时候多融点钱,晚一点考虑盈利的问题,我们也许也变成了一家超级公司。但我们没有资本的接入,同时又在做一个大平台战略,让我们有点不上不下,显得很尴尬。

      第二个反思是对时机把握的失误。回购谷歌的股份后,我们过早地把VIE架构改成了国内架构,造成国外资本没法投资我们,而境内的人民币基金在那几年对投资中国互联网公司还比较谨慎。

      第三个反思是对整个业务不够聚焦,这导致我们迟迟没有在用户流量上有一个大突破。同时,竞争也越来越激烈,在很多细分领域涌现出很多垂直类巨头。比如,股市论坛这块,出现了东方财富和雪球,他们在分流我们股市论坛的用户。博客和微博的兴起,也吸走了我们大量写手和意见领袖。

      第四个反思是人才一直制约着天涯的发展。一直有人建议我们搬离海南。实际上我们在北京有不小的办公室,一度有过双总部的布局,但后来发现在管理效率上不高。我们总是觉得北京太浮躁了,人才流动性大,但却忽略了,核心人员久坐海口,对行业很容易产生不了解。

      第五个反思是没有挖掘用户的金矿。天涯上的用户过去累计出了八千多本书,出版社和影视公司都在天涯上找题材,但这和我们几乎没有关系。而且我们也没有留住意见领袖,孔二狗、熊顿、当年明月等诸多超级IP、意见领袖的出走,导致一个热门新闻话题同样可以在微博上大规模形成吐槽热议,草根用户自然随同流失。意见领袖已经拥有了更好的机会和更大的舞台,而天涯的发展却没能跟得上他们的成长。

      其实这些与我自身的性格关系很大,天涯的基因中非常致命的就是对商业并不敏感甚至有些排斥,这是天涯社区活下来的原因,也是很久都不盈利的主因。但如果没有成熟的赢利模式支撑,网络社区生死难料,更别提保持独立的人文风格。

      这些年,我们看到一些同行,比我们光鲜,但突然就不见了,我们经历了这么多挫折却还在场上,是因为我们的根基扎得比较深。

      海南岛的椰子树,被风刮到快贴近地面了,还能够活下来。天涯也像海南岛的椰子树一样,坚韧、顽强。

    猜你喜欢

  • 华语流行青年男歌手贾富营《我要闯天涯》全网发行
  • 天涯社区推“微论”叫板微信
  • 天涯问答 转型社交
  • 天涯共此时 海外飘凤香
  • 天涯中信首张联名信用卡年内将面世
  • 雪花啤酒勇闯天涯北京挣选勇者 九月赴险地挑战自我
  • 豪门恩怨是非多 东南卫视《天涯赤子心》重磅催泪
  • 天涯的反思:最致命的是对商业不敏感
  • 友友租车的倒掉:分时租赁的商业模式还不成立
  • 进入一个市场前要算清的四笔账
  • 越简单的东西应用场景越广阔
  • 太多初创公司都在犯“不专注”这个错误
  • 前中层解密乐视危机:贾跃亭不是想骗钱
  • 全世界最懂美的公司:用户价值决定公司价值
  • 360影视大全遭央视索赔1千万 因擅播2016欧锦赛
  • 主编推荐 ...
  • 海底捞舆情互搏背后 以公关手段转移公众视线?...

  • 如何持续不断产出爆款内容?

  • 唐亮:我在宝洁犯过价值十亿元的错误

  • 最新杂志 ...
    滚动新闻 ...
    新闻排行 ...
    关于我们 | 杂志简介 | 法律声明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我们
    中国商人杂志     E-mail: news@cbmag.cn  律师团队:北京正大律师事务所  联系QQ:3184319671
    (C)版权所有 明仕亚洲mg手机版      京ICP备13034703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