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要闻>正文
  • 研究制度:别裸体在枪林弹雨中跑步

  • 作者: 责任编辑:新商业来源: 中国商业期刊2017-05-04 15:31:16
  •    

      文/冯仑 万通控股董事长

      我们有各种各样的制度,但是很多人,特别是刚创业的企业家和年轻人,对当下的制度并不熟悉,其实第一件事情就是一定要知道,我们跟制度之间是有“红绿灯”和“警察”的。

      能够经受岁月洗礼生存下来的企业都有它的独特之处

      作为民营企业,我们每天都要选择。选择很困难,而且经常会在不经意中,不断偏离方向。

      过去有句老话,“歧路亡羊”,就是你走到岔路上,容易把羊弄丢。后面还有一句“歧路之中,又有歧焉”,岔路之外还有岔路,第一次选择时朝一个方向偏了15度,第二次选择时又偏了15度,那就完全偏离了出发时的目的地。最后“不知所之”,南辕北辙,找不着路了。

      我跟一个约有两百年历史家族企业的老爷爷聊天,他说他的财务指标超过了巴菲特,最近20年,公司的市值还一度超过李嘉诚。我请教他是怎么做到的,他说了两条建议,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“减少决策”,因为选择多了就容易出错。

      我后来看了这家企业180年以来的故事。当国家社会发生剧变的时候,这家企业也会做出选择,结果经常出错。在社会环境、经济市场相对稳定的时候,他们的决策比较少,所以他们的企业发展得很好。

      商业和制度,自古以来就充满了冲突

      等到明年,改革开放就已经40年了,而民营企业的发展有件最难的事还没找到标准答案,那就是政商关系。而从几十年、几百年到几千年看,民营企业的死亡,绝大多数都是因为没有处理好政商关系。

      政商关系中,第一种就是企业和制度之间的关系。比如你在摆摊,城管来了,就是不让你摆,你跟制度就发生了最直接的冲突。

      摆摊是生计需要,在人流量比较大的地方摆摊比较容易赚钱,这是情理之中。但是从制度上来说,城管可能觉得摆摊会对市容美化、市民出行等带来诸多不便。这种商业和制度的冲突是最简单的,我们能够看得见。

      还有很多看不见的冲突。例如,很多年前,《刑法》中有一条“虚假出资、抽逃出资罪”,直到前两年新《刑法》废止了相关内容。过去如果你不了解制度,随时有可能被这条罪名处分。

      另外,税收制度也很有意思,比如,即使两家公司的股东一样,如果甲公司把钱调到乙公司,却不算利息,税务局也可以视之为偷税。我们的商业银行法不允许企业互相借贷,因为有利息就要交税——这就是制度。

      我们有各种各样的制度,但是很多人,特别是刚创业的企业家和年轻人,对当下的制度并不熟悉,但其实第一件事情就是一定要知道,我们跟制度之间是有“红绿灯”和“警察”的。

      企业家一定要知道制度的边界在哪里

      演员英达往美国背了五十多万美金的现金,分别存在50个账户上,美国就认为他有洗钱嫌疑。

      大家可能没研究过洗钱,洗钱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工作。第一道工序是压缩现金的体积,行话叫“甩干”,跟洗衣机一样;然后把现金分别存在好几个账户里,再倒来倒去,比如把50万分别存在6个银行里,最后再倒到一个账户上,一大笔钱就变成了一个数。缩小体积之后,再通过合法交易,让这些钱汇入货币的汪洋大海,这就算洗完了。

      英达可能不知道这个制度,但他的行为就是洗钱当中的第二道工序,特别容易被盯住。

      演员和艺术家不关心这个,但每一个创业、做企业的人,一定要知道制度的边界在哪里。比如,银行会不断制定一些新规定,《证券法》规定,透露内幕消息、内幕交易,操纵市场都是要坐牢的。

      知道制度的边界在哪里,有时候左右你的职业寿命

      以前大家吃饭喝酒的时候说,“你跟我说一说,这个股票会不会涨?”。有的人一喝酒就拍胸脯,“没问题,我们明天要做个什么事,肯定涨”。人家买了股票,涨了,算内部交易;没涨,没准小股东还要起诉他。

      很多时候,你可能觉得制度的概念特别空,但是当你炒掉一些员工,员工在你门口要求劳动仲裁的时候,你又会发现制度很真实。其实,制度给我们的空间是非常具体的,我们要学会正确地理解政商关系,把握好跟法律法规之间的关系。

      有人问我,你们创业快30年了,却没有惹过什么麻烦,这是为什么?其实,我们在研究制度上挺下工夫的,过去因为弄不清楚,也遇到过很多风险,犯过一些小的瑕疵,后来才慢慢清楚。

      着重研究你所在行业,当下和未来将要实施的法律法规,这是好的创业者和成熟的企业家最应该掌握的基本活动规则。没有这个规则规范,你就像是裸体在枪林弹雨中跑步,死了事小,关键是死得很难看。

      遵守规则,就是保持自己的体面

      第二种关系,就是我们跟国有资本的关系。

      我们跟国有资本无非三种关系:一种是平行关系,各吃各的,你不惹我,我不惹你,就像走在街上,你不看女人,女人也不看你,大家都害羞,各走各的;另外一种关系就是互相对立,对视之后互相瞪眼、冲撞;还有一种关系是融合,我们现在叫混合经济,你融合他,他融合你,就像水里面有油,血里面有水,浓度各不相同。

      实际上,从 1999 年开始,我们国内都已经开始搞混合经济了。到目前为止,混合经济还处于探索的进程中,因为它有点像一个中国姑娘嫁给一个非洲酋长,文化差距有点大。

      我要给大家讲一个别人告诉我的故事,据说这是一个真实故事。有一家央企是混合经济,它在国外上市了,上市后就有了董事会,其中就有个董事是老外。这个老外发现,每回开会的时候,核心领导都不出来,他好奇地张望了一下,发现那些人都在隔壁小屋里。

      这个小屋里决定的事比大屋里大,但是人家不让进,他说:“为什么不让进,我也是董事啊。”人家告诉他:“这是党组会,决定最重要的事情。”他说:“那我能不能参加党组呢?”人家开玩笑说:“那都是共产党员,你瞎搀和什么?”

      但没想到这个老外是直线式思维,他觉得是共产党员就能够参加党组,于是开了几次会后,他又闯进了小屋。他说:“我现在是党员,我也可以参加了。”原来,他参加了欧洲某个国家的共产党。

      只有思维到达同一频率,才能互相理解

      大家对游戏规则的理解完全不一样,那么在融合的时候,怎么处理资本关系,怎么决策,成了央企的一个新课题。

      其实国有资产除了资本的属性,还享受了很多“超经济”的保护,它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受到政府规定的特别保护,有先天的合理性、正当性、正确性和不可侵害性。

      这样一来,在交易和管理中,国有资产和民间资本在规则上看起来就不太一样,当他们混合的时候,相对来说也就比较辛苦。不光如此,民营土资本和跨国公司混合在一起,也是很困难的。

      总而言之,不管是什么资本,如果属性和规则差距比较大,相互混合的难度就会相当大,甚至会产生一定的风险,这就是政商关系中不可回避的事情。

    猜你喜欢

    无相关信息
  • 研究制度:别裸体在枪林弹雨中跑步
  • 新区的人口搬迁主要是就地安置
  • 房地产人关起门来会讨论两件事
  • 【中国商人】马云在美扩张受阻 美议员呼吁调查蚂
  • 下架乐天商品企业越来越多 阳谷宝福邻下架所有韩
  • 风险与诱惑同在 幸运和不幸共通
  • 你在或不在 KPI都在这里
  • 1亿美金换来的教训
  • 主编推荐 ...
  • 海底捞舆情互搏背后 以公关手段转移公众视线?...

  • 如何持续不断产出爆款内容?

  • 唐亮:我在宝洁犯过价值十亿元的错误

  • 最新杂志 ...
    滚动新闻 ...
    新闻排行 ...
    关于我们 | 杂志简介 | 法律声明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我们
    中国商人杂志     E-mail: news@cbmag.cn  律师团队:北京正大律师事务所  联系QQ:3184319671
    (C)版权所有 明仕亚洲mg手机版      京ICP备13034703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