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商战>正文
  • VR:从元年到“寒冬模式”

  • 责任编辑:新商业 来源: 中国商业期刊 2017-03-07 11:27:14
  •    

      2014年起,VR概念在世界范围内大热,互联网巨头们纷纷布局该领域,力图在行业发展初期占领一席之地。在中国,BAT于2016年相继入局,随后,超过60家上市公司宣布进入VR行业。由此,2016年被称为中国VR行业元年。

      但是,行业的发展进程似乎比预期慢了一些,危机却又快了一步。与2015年及2016年年初的火爆局面不同,进入2016年6月,涌向VR的各路资本几乎同时“急刹车”,知名VR企业大裁员,多个初创项目戛然而止,VR行业在瞬间从夏入冬。

      有专业人士如此点评VR:尽管不少人都将VR看作是继移动互联网之后又一个新的平台级机会,这其实有点夸大了VR对行业的影响力。VR只是改变了部分行业而已。举例来说,VR可以改变游戏、旅游行业,使得体验更加沉浸,但它也只是满足用户的部分需求。VR游戏不能说是游戏的全部,VR视频也不是视频的全部。从估值来评判,VR游戏和VR视频都有自己的估值天花板。

      VR成为一条新的赛道

      诺亦腾CTO戴若犁2014年3月26日曾在一个科技论坛上做了演讲,内容是关于VR的,他预测,VR行业将来会快速发展。戴若犁自己也没有想到,就在他演讲后的第二天,VR鼻祖Oculus被Facebook以近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。

      这20亿美元点燃了投资人的热情,看到了风口的创业者们开始疯狂涌入,不想只做接盘侠的上市公司也开始布局VR项目。一时间,VR成为一条新的赛道,各色人等开始将真金白银投入到这个被称为“未来市值可达千亿”的行业中。

      自从2015年,戴若犁所在的诺亦腾开始正式将VR交互作为公司的第三大主营业务后,戴若犁发现,上门拜访的投资人增多了。他大概估算了一下,2015年这一年,他见了一百多家投资机构。

      与戴若犁一样,每天沉浸于VR的世界的还有Vivie中国区总裁经理汪丛青。在他参与的每一次演讲中,几乎都会讲一个小故事:许多年前,他第一次拥有个人电脑时,曾花了一整晚时间去研究。而同样的情况在他第一次拥有VR设备时再次重演。汪丛青借此暗示VR到来的意义就像个人电脑的到来一样。

      根据艾媒咨询的统计数据显示,自2012年VR概念被外界熟知,有关这一行业的投资事件和投资金额都出现爆发式增长的年份是2014年。其中,2012年和2013年,资本对VR产业的投资事件仅为1起和4起,投资金额则几乎可以忽略。但到2014年,投资事件和投资金额瞬间升至17起和2.7亿元。2015年2016年上半年,投资事件分别涨至57起和38起,投资金额则分别达到24亿元和15.4亿元。

      投资不是一个一拍脑袋就决定的事情,但从2015年到2016年上半年,VR领域的投资着实疯狂。一个刚成立的VR游戏公司,正常估值2—3亿元,但是2015年底到2016年初,二级市场炒VR概念很火的时候,估值翻了一倍。

      上市公司也在积极介入VR行业。2015年下半年,几乎每天都有上市公司宣布成立VR投资基金,每家券商的行业研究员熬夜撰写VR行业分析报告,与VR有关的概念股也在那段时间迎来多个涨停板。

      这样疯狂的局面让人想起2013年的互联网金融,2014年的O2O以及2015年的智能硬件,他们都经历了资本市场年初热、年底冷的变化,VR是否会重蹈它们的覆辙呢?

      资本撤离中国VR市场

      就在VR产业获得资本追逐,整个行业突飞猛进之时,危机也在2016年下半年悄然而至。首先呈现出的场景是,VR企业欠薪、裁员和破产。

      2016年10月,一度被认为是VR内容领域的标杆企业米多娱乐被曝欠薪传闻,此前,该公司已获得一轮上千万元的天使投资,估值超过1亿元。知乎和自媒体的爆料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:拖欠工资的人数达到80人;米多娱乐非正规裁员:劳动合同并没有规定KPI等指标,却以未完成KPI进行裁员,拖欠的8000元工资也被扣除;米多娱乐老板打算无限期拖延下去。

      几乎同一时间,另一家VR巨头众景视界也被曝光拖欠员工工资,被称“恶意拖欠员工薪水和报销两百多万元”。以至于员工忍无可忍把横幅打到投资人王湘云的盛景创新中心门口。

      10月下旬,引领国内VR设备风骚的暴风墨镜也传出裁员数百人的消息,裁员比例在40%—50%,等于500人的团队至少裁掉200人。虽然暴风集团回应称上述人员并非裁员,而是将人员分拆到其他合资子公司,但近半的裁员率用此解释显然过于苍白。

      众多标杆企业集中性爆出裁员、欠薪等丑闻,表明这已经不是企业经营的个案,而是VR行业整体现状堪忧。VR产业发展迅速,让进入该领域的创业公司不断增加,既有自身能掌握或研发技术的创业公司,也有未经思考就选择跟风的创业公司。因没有核心技术,这些公司难以引起资本的关注。就算获得了资本的青睐,但因为同质化极为严重,VR的前景一片迷茫。

      根据黑匣发布的《中国VR体验店现状白皮书》的数据:2016年,光个人店自营的VR体验店就达两万多家,能实现盈利的不足三成,纯做体验店又能盈利的则更少。大部分经营者都在尝试用餐饮等增值服务对冲风险,而52%的VR体验店只有一到两成的回头客,用户满意度仅为15%。

      2016年6月,广州花城汇广场中心区购物中心开设了一家VR主题公园,号称采用中国首家正式商用虚拟现实VR主题公园提供商北京身临其境文化公司的技术,采用通过结合空间定位、动作捕捉与虚拟现实技术创造出全新的娱乐模式。4个月之后,这家VR主题公园悄然关闭。公园总经理称,“身临其境公司的设备技术不过关”,并且表示,至少在2017年不会有任何VR计划了。

      VR的风向转变速度之快让人震惊。市场调研机构CBI做过一份关于VR的报告。2015年第四季度VR投资达到巅峰,过后,开始出现下降退潮,到了2016年第二季度,退潮速度更是明显。值得注意的是,有的资本并不是撤离VR市场,而是撤离中国VR市场。2016年第一季度,海外VR市场获得17亿美元的投资,其中有10亿美元来自中国。盛大于2016年5月和6月分别投资了Space VR和Lumus;阿里巴巴于2016年2月投资了Magic Leap;腾讯于2016年6月投资了Meta;网易于2016年8月投资了NextVR。

      反观国内市场,2016年6到8月,只有5家VR创业公司成功融资。作为比较,2016年第一季度,这一数字为18家。

      经纬曾经是Oculus的A轮投资人,但是经纬中国没有投国内任何一个VR项目。经纬高管表示,他们直接把VR头盔项目屏蔽掉了。

      为什么投资人开始撤离中国市场?工信部已经在《2016年虚拟现实产业白皮书》中说明了一切。首先是硬件技术的局限;其次,软件可用性差;第三,应用领域有限;第四,效果不够理想。

      国内VR创业公司缺乏核心技术,出货量不够,游戏收入单一,技术问题尚待解决,VR视频还在探索新的讲故事的方式……整个产业链仍处于早期,但人们却在这个时候投入了过多的热情。去年年底或今年年初拿到钱的创业公司,也许还能勉强撑过今年。但今年下半年到明年,如果经济形势没有好转,VR行业依然没能解决内容资源、软硬件缺陷、舒适程度以及客户粘性等问题,VR的未来也许只能在叫好不叫座中延续,直至死亡。

    猜你喜欢

    无相关信息
  • 刘姥姥才是“三高”女强人
  • VR:从元年到“寒冬模式”
  • 张小龙:社交之王的商业与孤独
  • 职业经理人创业为什么容易失败?
  • 乐视为何掉进资金链紧缺的坑
  • 山高人为峰
  • 战略军师孙斌:规划2017年鲶鱼崛起
  • 创业中的十大关系
  • 主编推荐 ...
  • 海底捞舆情互搏背后 以公关手段转移公众视线?...

  • 如何持续不断产出爆款内容?

  • 唐亮:我在宝洁犯过价值十亿元的错误

  • 最新杂志 ...
    滚动新闻 ...
    新闻排行 ...
    关于我们 | 杂志简介 | 法律声明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我们
    中国商人杂志     E-mail: news@cbmag.cn  律师团队:北京正大律师事务所  
    (C)版权所有 明仕亚洲mg手机版      京ICP备13034703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