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随笔>正文
  • 我终是输给了她 倾尽韶华不如她琉璃浮瓦

  • 责任编辑:新商业 来源: 中国商业期刊 2016-12-06 17:54:07
  •    

      他出门的时候,我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:永远不要让我看到你最好!

      那天半夜,我就接到了他车祸身亡的消息,车子里只有他一个人。他和那辆车都被撞得面目全非。我不知道,当他走向死亡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?让他如此孤独悲凉地一个人在夜里开车,那完全是我的罪过啊!虽然,在这之前,他已经伤透了我的心,可是我没有想过他真的会以这样的的方式离开我、离开孩子!

      我恨我自己不给他解释的机会,也恨他不给我缓冲的时间,还恨许多有形无形的、有意无意的把他带上不归路的那些事、那些人。

      曾经的幸福

      他是我的大学同学,恋爱、结婚顺理成章,我们都不浪漫,但求实实在在地过日子。人到中年,终于有了一点积蓄、一套房子和一个听话的孩子。我们的感情和那些结婚多年的老夫老妻一样,没有什么特别,但也不乏温馨的细节。

      比如,他总记得每年去中医院给我配膏方,他知道我冬天特别怕冷。我呢,也总会把他喜欢吃的东西留给他。两年前,我获得一次机会,去外地分公司工作两年。公司与我达成的协议是,回来之后提职,在此期间还有丰厚的生活津贴。有机会多挣钱总是好事,况且孩子上的私立学校学费昂贵,他的父母面临动迁,到时候要原地买房我们肯定要补贴。我同他商量之后决定去。

      一位好友曾提醒过我,别因小而失大,夫妻分居在现今这个时代很危险的。我没当回事,在男女意义上,我们其实跟分居也差不多了,左手握右手的感情,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。我们早就升华成亲人了。

      不过,在我去了异乡之后,久别重逢,我们倒是又找回过一点年轻时候的感觉。他说,他也是。

      两地生活的第一年。我甚至觉得这样过日子也蛮有味道的。我每天可以在微信上见到儿子和他,节假日不是他们来看我,就是我去看他们,或者就找一个地方度假。过去几年,我们从来不曾有这样的闲情逸致。

      经济上,分居之后我们的日常开销反倒省下不少。我的津贴够丰厚,而且工作并不算太忙。我的角色倒有点像个钦差大臣,人人都很尊重我。当地人的观念略微落后,我俨然成了一个令人非常信服的见过世面的人物,在工作中我倒也得心应手得很。

      现在回想起来,有许多事情即便发生过,我也愿意我是一个懵懂的完全不知情的人。我不知道,对方究竟为什么要采用如此锐利的、不顾一切的极端方式,从而把每一个人都推进了万劫不复的地狱。

      意外的出轨

      那天因为完成了一件拖了很久的棘手的事情,我心情超好。刚回到办公室,就接到他公司领导的电话,说有点事情,让我回去一趟。开始我还以为是家里,或者是他的身体出了什么状况。事实是,他出这样的状况,比他得了绝症更让我绝望。

      车子直接把送我到了他的公司。他的公司是一个如今难得的对员工私生活仍然顾念有加的单位。他的上司,一个看起来诚恳而质朴的女人,带着无限的怜悯望着我,让我“冷静一点,别激动”。她给我看了一些文字,还有照片。我完全不知道,她是为了打击我还是安慰我。

      丈夫与他的下属演绎了一个我从书报、杂志、网络上看到无数次,只觉得与我们这样的家庭无关的故事。对方是个有家的女人。他们的事情,让她丈夫知道了——他暗中收集了许多证据,然后把所有的证据寄到了公司。

      于是,他与她身败名裂。更让人吃惊的是,女方控告说她是被迫的。对于我来说,如果他是被迫的,我心里大概还好受一点。

      在我心中,这个我认识了近20年的男人是那么羞涩、老实和小心,即便是开过分一点的玩笑,也会指责我过分了不可以的。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:“你们,是不是搞错了?”但是我发现,找我谈话的人居然笑了,是笑我的天真与愚蠢吧!

      材料上,有许多我不忍卒读的内容,还有许多我希望永远忘记的细节。平时并不受人关注的他,这下子终于臭名远扬了。我们生活的圈子不大,从公司到小区里有许多一个系统工作的人。那件事情之后,我总觉得他们看我的眼光异样。

      公司宣布了对他的处罚决定,并让我配合做好工作。

      我觉得整个下午人都是混沌的,仿佛这一切并没有发生在我的身上,这一切都是不真实的,是假的。

      他那段日子请假在家。我混沌地回家,开门。同他说了一句话:“我去过你们公司了。”还问了他一句,“没有冤枉你吧?”他没做声。从那以后,我就没有与他说过一句话,直到他彻底地离开。

      我在家里呆了两天,同他没有争吵也没有对话。他越沉默,我越相信我看到的材料都是真实的。我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,因为我觉得不需要。我只是恨,恨自己笨,恨自己从来没有了解他,从来不晓得他会有另外一面。听说,那个她居然也一向是人们心目中的乖女孩,平时文静内向,还是一个公认的好太太和母亲。

     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?两个看起来似乎都是好人的人,为什么要做伤害另外两个好人的事情?

      许久之后,我才知道,丈夫的职业生涯正好不太顺,他的对手一直在找他茬。这样一件事情撞上门来,再好不过了。

      沉默的惩罚

      看到他灰白的脸色,我心中有时也会闪过一丝怜惜与同情。有一瞬间,怜惜其实已经胜过了愤怒。相处多年,他在我心中都有点像一个任性的孩子了。只是,那些不堪入目的短信与照片,不时地跳出来毁灭着我的同情心。他所谓的每天晚上在家是因为白天他上班且约会……想到这一层,我又会觉得无限的冤屈和愤怒。

      两天里,我们没有交流。他试图与我沟通,我没有搭理他,甚至也没有正眼看他。当然,看到家里打扫得很干净,那棵过年时买回来的幸福树好好活着,阳台上我喜欢的月季和米兰都伺弄得好好的,我真希望我不知道那些丑恶的事情。是的,如果我什么都没听到,如果所有的一切都只有我一个人知道,如果他那些事情没有被暴露到公众的眼睛底下,那么,或者时间会冲淡一切,我可以一个人咀嚼我的哀伤,不必在那么多知情人眼前丢丑……

      沉默两天之后,我离开了。然后,我选择继续沉默。我只是希望得到安静。可是,我没有办法得到真正的安静。

      后悔的告别

      两个月前,他出差顺道来看我。他来到我的住处,我没开门。我说:“我不想看到你,你给我滚,永远不要让我看到你最好。”说完,其实我就后悔了。我在等待他乞求我,或者他再坚持几分钟。但是,他居然立刻就离开了。

      5分钟后,我开门看到的是,他放在门口的我最爱吃的几只芒果。

      2小时、3小时,再也没有他的音讯。我在心里诅咒他和那个她:“一起去死吧!”然后,半夜我就接到了当地警察的电话。

      这两天,我翻看了他写的一些东西:

      “有时候真想与她一起去死。死了之后就永远告别了那些人世间纷扰。”

      “三个月零10天,没有见到她了。三个月,没有与她说话了。 ”

      我知道,前面那个她是那个女人,后面那个人才是我。

      他写道:“我很珍惜现在的生活。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改变,她也是的。我们的相遇是缘分,上帝安排了这样一次相遇一定是有它的道理的。我想念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世界,那是远离世俗的,是属于灵魂的相遇。我也珍惜我的家。我并不觉得这之间有什么冲突,我只觉得,离开了其中任何一方,我的生活都若有所憾。或者,相比而言,离开我正常的生活轨迹,我受到的打击会更大一点吧。可是,现在,离开她,我大概会永远地想念她……”

      其实,我很想把这些东西撕掉。我恨他对别人的投入,但又有一点不忍心,他毕竟还是珍惜家庭的。可是这些东西,我永远不想让我的孩子看到。我只是想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来与他做一个书面的告别。

      我恨自己以那样的方式与他告别,我为我与他“见”这样的最后一面,以这样一句话作为我们夫妻一场的结束而感到悲哀。不管他犯过怎么样的错,我都应该理性一点看待和解决。不管怎么样,他始终都是我的亲人。我们到底也一起走过十多年的岁月,加上我们的相识都二十多年了。

      我想在这里对他说:“我,请求你的原谅。如果我知道生命居然是这样的脆弱,我一定不会这样粗暴对待已经受到伤害的你! ”

    猜你喜欢

    无相关信息
  • 当拥有超出温饱之需 幸福却和我们捉起了迷藏
  • 生命终极问题对每个人是一样的
  • 婚姻如打游戏 要打怪攒经验升级
  • 玄贶居士细解“无为”
  • 汉字的玄机——魏
  • 最难防范的是我们心中无形的陷阱
  • 我们所认识的世界其实都是自己的一种设定
  • 因为不爱所以才不会介意
  • 主编推荐 ...
  • 如何持续不断产出爆款内容?

  • 唐亮:我在宝洁犯过价值十亿元的错误

  • 俞敏洪:照着死板的商业原则模仿任何人都不会成功...

  • 最新杂志 ...
    滚动新闻 ...
    新闻排行 ...
    关于我们 | 杂志简介 | 法律声明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我们
    中国商人杂志     E-mail: news@cbmag.cn  律师团队:北京正大律师事务所  
    (C)版权所有 明仕亚洲mg手机版      京ICP备13034703号-3